目前

2017-03-07 06:31

支撑这一切的是“长三角各城市要有全局观念,创造联动发展的新模式”——一个运行了近8年的长三角地区合作协调机制,“三级运作、统分结合、务实高效”。决策层,三省一市主要领导坐镇,像长三角率先实施最严船舶减排令这样涉及四省市环保、交通、海事、船企方方面面的棘手事,一旦决策,自有长三角地区合作与发展联席会议这个协调层去协调,实行重点合作专题协调推进制度的执行层去执行。“寻求共识的过程艰难异常,达成合作的结果令人欣慰。”高奕奕说。

——着力提升上海核心城市综合服务功能。围绕“到2020年基本建成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在更高水平上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形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基本框架”等目标,上海将着力增强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和文化等综合功能,提高服务全国、服务长三角城市群的能力。

近日,上海提出力争“十三五”基本建成具有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国际航运中心。近年来,上海不断加快与苏浙皖三省交通能源等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夯实一体化发展基础,除了不断深化与沿江港口合作,还大力推进综合立体交通体系建设,不断提升港航设施建设和服务水平,加快推进航运服务业发展,扎实推进能源基础设施建设。目前长江沿线10余家交易机构已成为全国船舶交易信息平台会员单位,沿江船舶交易量占全国的70%。

早在2014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上海考察时就强调,苏浙沪皖三省一市应该在新的起点上继续推进协同发展,要努力促进长三角地区率先发展、一体化发展。上海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占有重要位置,发挥上海在长三角地区合作和交流中的龙头带动作用,既是上海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中央赋予上海的一项重要使命。

——共同提升长三角城市群合作水平。将进一步加强与其他城市在重点领域的合作,以共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为目标,加快形成互联互通的基础设施、联防联控的生态环境、共建共享的公共服务和统一开放的市场体系,打造区域创新网络和科技交流合作平台,完善跨界污染防治制度和生态保护修复机制,加强大气、水环境等重点领域联合防治。

积极作为、主动服务,努力发挥好长三角城市群核心城市带动作用,这是上海对自己的要求;按国家统一部署,聚焦《规划》对上海的定位和明确要求,上海已筹划好了重点要做的事:

正在崛起的虹桥商务区是上海昂起龙头、引领长三角城市群联动发展的缩影。

——加快转变城市发展方式。上海将进一步加强对空间、人口、资源、环境、产业的统筹,牢牢守住人口、土地、环境、安全等4条底线,推动城市空间格局向“网络化、多中心、组团式、集约型”转变,更加注重补齐短板、促进城乡发展一体化,提高超大城市建设管理水平,整体提高城市发展软实力。(经济日报记者 沈则瑾 李佳霖)

上海以港兴城,上海港是货物和集装箱吞吐量均居世界首位的综合性大港。上海国际港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严俊告诉记者,作为长江经济带的龙头,上海背靠长三角经济圈,港口货源充足。“我们正在实施的长江战略要增强上海港的集聚与辐射能力。上港集团 已投资了宜宾、重庆、长沙、武汉、九江、芜湖、南京、江阴和太仓等长江沿线港口的码头和物流资产。依托港口的点和长江航运的线,沿江拓展纵深腹地,加快建设具有辐射功能的物流网络。”严俊说。截至今年4月,上海港已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166.1万标准箱,其中长江内支线完成324.4万标准箱,占27.8%。

今年4月1日起,长三角率先实施最严船舶减排令。“持续推动港口和船舶大气污染防治工作的探索创新和先行先试,一直是长三角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协调推进的重点工作。”上海市交通委秘书长高奕奕告诉记者,倘若长三角不携手联防联控,受大气污染祸害的将是整个长三角。

像这样聚焦重点领域、开展专题合作在长三角已是常态。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阮青告诉记者,目前,长三角三省一市以专题合作组为工作抓手,按照精干高效的原则,共设立了交通、能源、信息、科技、环保、信用、人社、金融、涉外服务、产业、城市和食品安全等12个重点合作专题,并将视合作任务需要进行动态调整和深化。

这是合力推进生态环境联防联控、共建绿色长三角的内在动力。早在2014年1月初,国务院批准成立了长三角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协作小组,上海市牵头,三省一市共同制定了《长三角区域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重点推进十大协作和联合行动。目前,三省一市已累计淘汰黄标车和老旧车辆214万余辆,累计推广新能源汽车10万余辆。今年1至4月,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pm2.5浓度分别为58微克/立方米、69微克/立方米、52微克/立方米,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了7.9%、2.8%和8.8%。

近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市长杨雄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长三角区域协作起步较早,基础较好,目前范围已从苏浙沪两省一市扩展到苏浙沪皖三省一市,长三角城市群也从早期的16个城市扩展到26个。上海将和苏浙皖三省一起,着力打破行政区划藩篱,持续深化推进区域协作,加快构建要素有序自由流动、主体功能约束有效、基本公共服务均等、资源环境可承载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格局,共同谱写协同发展新篇章。

上海虹桥商务区地处长三角城市群“y”字结构交汇点位置,坐高铁45分钟可到杭州,67分钟可到南京,聚集了长三角最密集交通网的枢纽,将是未来驱动长三角城市群联动发展的“新引擎”。虹桥商务区管委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任闵师林告诉记者,通过虹桥商务区的“大交通”“大会展”“大商务”核心功能,将整合长三角区域产业、要素与经济资源,形成高层次的集信息发布、中间品贸易、现代支付、会展物流、订单管理、信用保障、定价机制和制度支持于一体的现代化贸易服务中心,助力长三角城市群综合实力不断提升。

今年6月发布的《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第一次从国家战略布局的高度,宣布我国将培育更高水平的经济增长极:“到2030年,全面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世界级城市群。”《规划》把长三角城市群定义为“一核五圈四带”,“一核”为上海,强调要发挥上海龙头带动的核心作用和区域中心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

长期致力于区域发展和城市规划研究的上海社科院城市与人口发展研究所所长郁鸿胜说,《规划》的亮点是“一核五圈四带”,“一核”是“点”,解决资源与要素的聚集与辐射问题;“五圈”是“面”,解决城市与人口的布局问题;“四带”是“线”,解决产业发展问题。上海能否发挥龙头作用至关重要,长三角城市群建设最重要的核心是形成区域协调机制。他说,城市群发展历经布局合作、要素合作和制度合作3个阶段,长三角城市群较之国内其他城市群,最大的优势是走到了制度合作阶段,“没有有力的合作协调机制,就没有长三角城市群的未来”。

此外,长三角还有丰富的区域合作载体和窗口。2012年,在上海市的倡议下,长三角发起设立了长三角合作与发展共同促进基金,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研究解决长三角合作与发展中的共性问题和主要“瓶颈”。4年来共支持研究项目83个,为长三角合作发展提供智力支撑。2015年10月,全国首个区域性合作的政府网站“中国长三角”门户网站开通运行,长三角合作成果有了展示窗口。

据悉,结合《规划》明确的目标任务,上海已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作了充分体现和衔接,注重加强与长三角城市群联动发展,推动《规划》落地。今年6月20日,上海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上海虹桥商务区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要抓住长三角城市群发展机遇,加快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建设”。此时距《规划》发布只有短短十多天,被视为上海对《规划》的快速响应。